博客首页  |  [沧海桑田]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沧海桑田  >  小说
原创长篇小说《新月》第五章 ( 4 )

23700

作者:飞燕

第五章    忘记  ( 4 )

 

"月小姐的面色又憔悴消瘦了许多,我真是由衷地感到欣慰啊,"那是如此阴冷的嘲笑。
" 尚黑先生,看到你的表情又狰狞了不少,言辞又刻薄许多,我真是发自内心的为你难过呢。"新月淡淡冷冷地说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一个个杀了他们?"
"不,那群孩子,只是被我弄晕了而已。"
"没想到啊,月小姐,你变弱了,弱得令人不敢相信。以前的你,云淡风高,毫无牵畔,看淡世间一切,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人留情。今天的你,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些个如此罪恶的生命去做那么多事情。没想到,即使是如此伟大的月神大人,落到人间,也逃不开一个情字,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尚黑发出一连串阴狠而张狂的高声大笑。
"少拿情这种幼稚的字眼来污蔑我,救人是不存在情的问题的。我想,是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吧。我饶了那些孩子,只是因为他们不及你坏而已,还不至于死。要想保留开始腐烂的苹果,最好的办法是把那烂得最快的部分整个挖掉吧。你这样的邪魔,自己不会改过也不能让你污染其他的人,"新月的眼里透着寒气。
"月小姐还真是会开玩笑,我知道月小姐不敢杀我的。我的存在是上天安排好的,你杀了我,便是破了上面的安排,是会得到严厉惩罚。"
"惩罚?呵,我自从下定决心来到这里,就什么也不怕了。上面的什么安排我不管,我只知道,你的存在,不被创造这个世界的神允许,你这个罪恶的起源!"话音刚落,新月的手里便变出一把闪着荧光的剑,竭力向面前的教主劈去,飞溅的血立刻像雪花般飘落,教主的身体被从中间破开,里面混然飞出一条十来米长的血龙来。那血红的血管爆裂突出,明显地缠绕在龙身上,锋利蓝黑色的獠牙闪着骇人的光芒,尖利的龙爪割破着疾风,刺耳的龙鸣卷起空气和风的摩擦。
"该死的,竟然把我的宿主给杀了,那个身体我可都占了几千年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敢杀我,你以为你现在是谁啊,不过是一个肮脏可笑的人类而已,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阴冷的风在新月头上盘旋着,红色的影子快得看不清形态,听到的只是恐怖的咆哮而已。
"现在的我,不是神,是半神,也是顶天立地的半神。即使是半神,即使是人类,也不能放着苍生的灭亡不管。你别忘了,这个世界的相生相克的理,你的强大和我是对等的,你绝对不会比我强一分,"一把利爪愤怒地向新月抓来,新月快速地将它斩断,血龙的嘶叫声绵绵不绝地在上空回荡,更多的利爪又前仆后继地向新月扑去,那血龙四面八方的攻击连番袭来,新月将利剑旋转,其馀的5个利爪连番被削掉,肮脏的黑血撒了一地。
血龙痛苦地跌在地上,身体扭曲着,像蛇一般翻滚起来,荡起一股寒气,令人一时间不敢接近。他将尾巴一甩墙壁,大量的血便像洪水一般从墙壁另一边泻出,原来那墙壁的另一边是储血室,直接连接到上层的血池。那血刚刚留到血龙的身上,便被血龙全盘吸收,六只爪子又快速地长了回来。
"居然,来到人这里的几个月,你不但没有退步,竟然提高了。我还在想,无论如何你都会被这世间的浊气污染,没想到,没想到,"血龙发出阴冷的魅笑,"不过,你忘了。这里是人间,是最肮脏思想集中的地方,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你再怎么强大,你终究是一个人,不过你看看我,这些都是信仰我的教民提供给我的血液,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伴着这世间所有人的邪念,欲望,自私。我是邪恶的祖宗,也是邪恶的代名词。是人类,在给我输送着能量,凭着这些能量,我就可以让他们灭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龙一边狂笑,一边继续向新月发出更猛烈的攻击,快速的攻击让新月有些招架不住,被一爪子抓伤后背,三条几寸深的伤痕便立刻喷涌出鲜血,红龙的爪子也被砍下几条,他顺势又打破一堵墙,鲜红的血又灌满了体内。但是新月渐渐有些支持不住,她的身体多处受伤,全身沾满了殷红的血。
" 真是可怜啊,这个世界没有人帮你,没有人帮你。人都是自私的,人都是虚伪的,人都是充满恶念的,所以他们该死,你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我知道,人又是都是有善念的。只要人还有一丝一毫的善念,我们就不会放弃。这个苍宇会留下来的,我相信着,就算是为了一丝一毫的善念,我也愿意用生命来做赌注。"新月慢慢站起,身体竟有些恢复,如果对于魔来说,力量的来源是恶的话,那么对于一个正的生命来说,力量的来源便是慈悲。
"开什么玩笑,他们是不争气的人啊,你在这里守了一亿年,没有几个人可以真正回去。他们是愚蠢的,幼稚的,没有毅力的人类啊,"刚刚吸饱血的红龙又跃起,围着新月打了几个转,恶寒的笑声依然在殿内绵绵不绝地回荡,"你做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支持你,没有人会真正在乎那些懦弱肮脏的人类,他们是爬虫,是蟑螂。你不用再做无谓的战斗了,等这里的血用完了,我便上去将上面的人的血吸尽,我的力量是源源不绝的,源源不绝的。"
新月觉得一整眩晕,她的身体已经失血过多,只是靠着一股精神支撑着,但是那言语的压力让她有些痛苦。她凭着最大的意志排除着杂念,只是那抑制不住的苦涩还是拼命往外翻。
"我才不会放弃,你这个恶魔,最终的结局也不过是死。只要我的灵魂不灭,我就要和你抗争到底,生生世世,永不反悔,"新月的声音撕破天地,震慑着三界的生命。
这次恶龙的尾巴也被斩断,他打破了最后一堵墙,像新月放肆地嘲笑着,"真是幼稚,你等了一亿年的人啊,到底回来没有。你在厉害,永远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那恶龙的悲惨的声音不停地重复着一个人,随着一丝破裂的声音,他的声音立马停住,他的背部被撕裂,吃惊地回头看去,肃杀那弱小的身躯举着剑向他的背部刺去,虽然那一刺没有给恶龙造成多大的伤害。
"月神不是一个人,还有我!"肃杀的声音比任何时候还坚定,依然稚气的脸透着有些得意的笑,只在这瞬间,他的脸便随着笑颜一齐被利爪撕碎了。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新月趁着红龙注意力分散,一把抓住龙的犄角,从头顶劈了下去,那恶龙勃起最后一丝机会反抗,向新月正面冲去。
正是那一冲击,新月顺着他的游向,从头到尾将恶龙劈成了两半,张狂的血若漫天的花霰散开,殷红液体喷涌而出,淹没了整个新月的整个身体。新月的整个身体都被血液浸泡,她还是保持着那站立的姿势,像一尊雕塑般矗立。直到血液从小屋慢慢退去,新月变化出的剑慢慢消失,新月还是矗立着一动不动,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动了。
时间像停止一般,新月甚至没有办法整理出任何的思维,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是空白的,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是全身的伤痛和疲惫,她绑着的独辫突然散开,头发披了一地,新月突然一下直直地跪下,手间却触碰到一把剑,沾满血的,冰冷的剑。
" 那是,"新月空白的大脑开始有一些反映,她突然想起那是小沙的剑,泪水才止不住地流下,"小沙,小沙,对不起,对不起。"新月觉的心里很痛,痛得无法呼吸,每一根神经都绷得很紧,她抱起自己和那把剑,痛哭了起来。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新月的抽泣渐渐地减弱,只知道自己在哭,却忘了哭的原因。全身的痛楚淹没她一切的思维,为什么,自己会抱着一把剑,为什么,自己会全身沾满那令人难受的血。她的心底涌起一丝害怕,她将剑丢在一边,这是谁的剑,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终于,你的惩罚来了,惩罚来了。"一个苍老的而又熟悉的声音在屋里盘旋,"即使我的肉身不存在在这个世界,我的主体还在这个苍宇最阴暗的角落,我的任务还有很多很多,我还要在末法时期毁灭这个宇宙。"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告诉我,告诉我,"新月的心里充满了害怕,她惊讶地向四周大吼。
"你会记得我是谁的,因为我们间的恶缘已经接下,以后的你,会死得很惨,很惨。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灭掉人心中的罪恶么?我的罪恶的信念已经在这个世界扎根,你再也没办法抹去了,人心中的恶会代替我的位置,甚至造起更大的腥风血雨,你就等着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声连绵不断,好像几个世纪般的漫长。
"不要,不要。走开,走开,我不要听到你说话,"新月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她害怕地缩成一团。
那样子可怕的笑声还是连绵不绝,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息了。
----------------------------------------------------------------------------------------------------------------------
这里是哪里,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亲飘飘的,身体没有任何的痛楚,柔柔的水波似乎在背下流淌,温柔得让人有一种说不出话的舒服。
自己好像一直在什么地方飘荡,一直飘荡,或许是悠悠不绝的长河吧。
"烟笼寒水月笼沙,迷途孩儿盼回家。迷天迷地神不迷,待到天地满奇花。"那是什么时候的天籁之音,一直在旁边回响。温柔的声音,像是母亲般的召唤,肃杀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青天,天是如此清澈,没有丝毫的杂色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叶小舟之上,船舷有一个窕窕的紫衣女子正在乘船放歌。
"新月!"肃杀猛然坐起,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欣喜,"太好了,我还以为我死了呢。"
那紫衣女子却漠然回头,眼睛的颜色是一片漆黑,那玲珑秀气的模样显然只有十三四岁。她的表情丝毫没有波澜,看到肃杀似乎只是看到陌生人一般,"我的确曾经有个名字叫新月,但是我很确信,你口中的那个新月不是我,我是现任的月神。"
"抱,抱歉,我......."肃杀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你已经死了,新月也消失了,再也回不来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生死,有离别,有善恶,"那女子说话的声音,很是清脆,就像是这个年龄的孩子的音色,她的声音随着桨声一起一伏,就好象是配的音乐一般。
"怎么会,怎么会?"肃杀有些伤心地说道。
"那个时候我也很震惊,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连阻止都没办法阻止。明明在天上的我们,可以看到每个人的一丝一念,她的想法我们同样看得一清二楚。即使她在位时,也是和我们一样高的神,我们也可以知道她的想法。但是,她这次的行动,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读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月神看看一头雾水的肃杀,收起刚刚皱起的眉头,脸上微微一笑,"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听不懂。我也只是带班而已,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么多。"
"带班?"
"本来来接你的应该是日神,但是现在的她因为她姐姐的事急得做不了任何事,"月神的声音还是很稚嫩,仿佛一个小孩子在描绘一张图一般。
"月神,现在的我是要去地狱吗?"肃杀有些伤感地问道。
"如果你是去地狱,那那家伙做的一切不是白费了。放心吧,你去的那个地方是炼狱,只要再呆上几个月,你就可以上到比这里更高的层次的天界了。朝闻道,夕可死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即使你罪业满身,但你死前最后的一念证明了你的心。即使是死前才明白的道理,也可算考试合格了。"即使这样说,肃杀的眼睛里还是有些落寞,"那,新月,新月怎么样了?"
月神没有回话,而是继续唱起了歌谣,随着澜澜的水声,在天地间回荡起来,那样的歌声是如此的醉人,如此的美妙。
"月下人谈,月上人和。亿年过往,不过是干坤一瞬。人生百年,又叹得几方苦短。冥冥间的定数,无人得以左右。可曾看见谁的烟华化水,回忆凋零,只得回首祈盼这定数。唯有失去,才会得到,唯有修炼之人,才能摆脱这冥冥间的苦果。得失,得失而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3/10 07:29:31 AM
辛苦了,拜读大作.
雪雪
   04/03/10 12:32:22 AM
我还以为就这样了哩,我说了,还有那么多.比如王子他们那边怎么弄的都只讲了一半....期待哦~ 呵呵
沧海桑田
   04/02/10 11:22:00 PM
至此上半部完,作者暂时繁忙,所以下半部可能要多等一些时候了。对此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感谢大家对新月的支持,如果对修改有建议的朋友请尽量提,对此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