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沧海桑田]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沧海桑田  >  小说
原创长篇小说《新月》【番外】

23701

                                                     

                                                           【番外】   神笛结缘


说起来,我和慧杰的结缘是在很早很早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和慧杰都还是神的时候;那个时候,慧杰的眼神干净,沉澈,没有一丝灰尘和戾气;那个时候,慧杰......哦,那个时候慧杰不叫慧杰,他是若神,而我,是月神,和他一个层次的月神。
和从小是孤儿的我不同,若神有一个庞大的家庭,他的父母兄弟都是很高很高的神,掌管着天庭的不同事物。他们有着可以引以为豪的祖宗和引以为豪的传家宝——素心笛。
那笛子,相传是更高一层的神赠与他们家祖宗的玉石精雕细琢的玉笛。玉笛是由一个世界的王为解世间魔性而创造的笛子,具有净化心灵,启迪本性的作用。玉笛本身便是具有很高灵性的生命,多少亿年的精华都凝聚在这笛子里。相传只有和笛子有缘的人,才可以吹响他。只是,若神多少代人,也没有一人可以吹响,但是,我却把他吹响了,虽然那一次,只是纯粹的一场意外而已。
我记得自己的父亲(其实是养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乐”和“药”两字的音很相似,是因为乐有着药功效。好的音乐可以医治人的心灵,让人神清体畅,祛除污秽之意念,成清净之内涵。虽然当时并不是很理解父亲话中的涵义,但是这句看似普通的话却一直在我的心里,这我当月神的这一亿年来,这句话一直不断涌出。我反复咀嚼这句话的意思,确是越来越有味道,越来越有涵义。当月神和姐姐对我来说,一直是重大的考验和责任,但是,这句话却一直给我信心和勇气。
我想,好的音乐就像好的人一样,一个伟大的人可以使另外的人伟大,而一个神做事做得正,才可以使者自己的众生和人民也充满力量,而音乐的产生也是为了别人好而存在的。这个宇宙所有的生命的本源本来不该是为私的,就连音乐也是一样。
父亲的话常常会在深处给人一种力量,那是一种无边的慈悲的力量。
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因为这句话吧,那天的我吹响了那多少亿年都不曾有人吹响的素心笛,在那个心智混乱的使者面前。那天其实很偶然的,我和妹妹去若神家做客,我们坐在接待室里等待若神正在接待外来的使者,那个使者却突然闯进来,想抢走摆在大堂的玉笛。那时候我们才看清,原来他是红龙派来的使者,想抢走玉笛以立功。我知道,以若神的法力,那使者可能还不够一个指头捻的。但是,从若神着急的眼神里,我读出了不忍,是啊,众生本苦,即使是恶人也不过是被暂时的欲望迷住了双眼,无法寻觅到自己的本性而已。其实,在迷中和欲望中挣扎徘徊,是最寂寞和可怜的人,那不该是被蔑视和憎恶的人,而是该被帮助和拯救的人。
在使者夺取笛子前的一刹那,我抢到了笛子,吹出了声音。那声音,那乐调,是连我自己都从未听过的和谐的悠然和宁静,自己的手指似乎只是随着某种力量在笛孔间跳动,而不是我自己的指法。我似乎默默地感受到了那种感觉是笛子本身发出来的,它似乎在说,它找到了心意相通的知己,在忍受多少亿年的寂寞和等待中发出了心的乐曲。
那笛子果真是有灵性的,是和这个宇宙同性的,无私和善良,和音乐一样,是完全为了别人而存在的生命。我看到,那个使者贪婪而凶狠的目光渐渐变得中性,渐渐软软地瘫倒在地上。他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名利而做这样的事,也就是为了区区的名利而已啊。
若神那深蓝色的眼睛惊奇地望着我,第一次看到他那样惊喜,像个孩子般似的温柔地笑了。
他告诉了我这个笛子的来历,那是我以前不知道的,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他们家的传家宝,忽然觉得贸然和失礼的我匆忙道歉,他却淡淡地对我笑了,他告诉我,宝剑赠英雄,玉笛赠佳人。如果笛子没有人可以吹响他便失去笛子的意义,即使是家传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还是宛然拒绝,“君子是不能夺人之美,既是传家宝就只能是传给后代,又怎能贸然给一个外人呢?”
“那么,月神做我们家的媳妇如何呢?”若神的眼神里充满了认真和温和。
千年韶华易逝,斗转星移,支离破碎,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如果我答应的话,今天可能又是另一个局面吧。那个时候,如果我真的答应的话,我和若神可能便不会去凡间,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那个时候,如果我真的成为他的媳妇,我今天对慧杰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愧疚,即使是愧疚,也不会是对他的。但是,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对那个决定后悔,并且,那个时候,我也不可能会答应他。如果,我可以回到过去,我依然会说,“抱歉啊,我已经订过婚,即使那个人现在音信全无,即使我和他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我也会一直等着他,直到他回家。”
“是......是吗?”若神的话有些断断续续的失望。
那个时候,我没有接受他的请求,也没有接受他的素心笛。接受他的素心笛,是更晚的时候,离现在更近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刚要去月国投胎,当我得知他投胎的对象是月国的王子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地找到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我喘着粗气,带着几乎绝望的哀伤,“连你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吗?这样的安排,我真的不想承认。”
“但是,”他冷静的话似乎镇住了我有些混乱的情绪,“但是,这样的角色总要有人去当的吧,这样毁掉一个世界的角色。与其让一般的人来担当,还不如让一个神来。神的正气不是轮回可以消去的,如果这是安排的话,如果我可以当慧杰的话,很可能事情会有转机的。这是我可以对众生做的最好的事了。”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一旦被抹去记忆,在宿命的安排下,只会越陷越深。那时候,你被魔性控制,无法自拔的时候,我要怎么救你?”若神那是怎样的勇气,怎样的高度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那个时候才觉得自己的思想的狭隘和渺小。
慧杰将玉笛交给我,眼神里还是带着温柔。“这笛子,暂时寄存在你这里。当我深陷泥则时,你在远方吹起那纯净的调子时,我相信我可以听到它。那样子,我就可以得到心灵的净化,不是吗?”
后来发生的事情,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若神走时那清亮的眼神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那是一盏明灯,一直照亮着我心灵的某处,那把笛子,也一直伴在我身旁。现在想起来,一切都落满了灰尘,素心笛的音色,也夹杂着微微的伤感。
什么才是真正的伟大呢,什么才是真正的神的慈悲呢,那是我寻觅了几亿年都没有得到完全得到的真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6/10 07:04:53 AM
呵呵看了,即然在宇宙的变动中"新月"被救了,那么就证明害她的生命错了,她们之间那极高极高层次的福分对调.
游客
   04/15/10 08:16:48 PM
付出总有回报,天道常与善人!
游客
   04/15/10 12:55:23 AM
可以看到一幅风景的画,却无法捕捉笔墨的走向。就像新月一样,即使知道一切,却不知来一切都由来。想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去注重自己的得失,只是单纯地去履行。看不出得失,也不知道究竟,只是淡淡地明白一点点道理而已。并不只是坚持而已,而是绵绵不绝的等待。
游客
   04/09/10 04:11:00 AM
魔戒?精灵?人类?中土?断剑?半人怪兽?
游客
   04/07/10 10:32:49 PM
呵呵,很长一小说耶.
游客
   04/05/10 08:24:09 AM
嗯!好看就是有点另类有点幻!
John
   04/03/10 07:12:43 AM
是小说还是怎么回事? 好象是魔戒中的故事。
雪雪
   04/03/10 05:36:47 AM
孩子气的学惟嘛,纯真的过去、纯真的很理想 小沙毕竟曾经经历过那么恐怖、痛苦的历程 哎,小沙怎么就死了哩 他们两个正好是对比了哩
游客
   04/03/10 03:23:29 AM
慢慢看
沧海桑田
   04/03/10 02:25:53 AM
我是原文作者, 雪雪提的这些谜团团有些会在下半部解答,就当是设的悬念吧。非常感谢雪雪对本小说的关注,觉得好像找到知音了。 那个闯进来的使者不是小沙,不过不用担心,小沙会在以后的剧情中再次出现,虽然他戏份不多,但是 却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角色,感觉其实比男主角学惟还好一些。说句实话,现在的学惟性格还不够成熟,开始塑造的时候是想把他塑造成比较单纯和善良的完美性格,渐渐才发现其实那种性格其实有缺陷,可能到文章最后会引来一片骂声,呵呵。但是他毕竟是主角,总要给他一个正面形象,所以在第二部里面会重新塑造,那个时候新月和学惟的角色就调了个个儿。 说起新月的话,其实她并不是很成熟,她也只是隐约感觉到这个世道不对劲,但是并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我有时候感觉她也只是在乱来而已。她不是完美的,如果她是完美的我也就不会塑造这个角色了,以后你会这个角色其实有很多的弱点。其实可能看不大出来,从头到尾新月都在自责,其实她对这个世界的安排都不是处自真心的,但是她没有办法,因为她那一层的理也是败坏了,她也是按着安排在做而已。 顺便剧透一下,以后那个笛子会有比较重要的角色,还有就是慧杰其实也是比较伟大的角色,最起码在一开始的时候,可能大家在番外里也看出来了,但是他最后的结局确实有点悲剧。算了,希望他以后会幸运一点吧。 说多了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看文章可能就没兴趣了。总之,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由于是新手所以肯定有许多错误和不足,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吝啬珍贵的意见。以后不忙的时候再把下半部写出来吧。
雪雪
   04/03/10 12:47:43 AM
搞不清楚了,新月公主跟这个主脚新月是什么关系哩?慧杰与新月公主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哦 二王子难道就是跟主角新月订过婚的人?呵呵,我猜的哦。闯进来的使者不会是小沙吧... 哎呀,还有好多谜团团啊
游客
   04/02/10 10:24:18 PM
长篇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