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沧海桑田]首页 

沧海桑田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沧海桑田  >  评论文章
飞宇:一个人见证的三起虐杀案

36431

飞宇:一个人见证的三起虐杀案
 

作者﹕飞宇

【大纪元2011年12月06日讯】中共的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集中营,其暴虐凶残早已臭名昭著。下面通过一个法轮功学员所见到的三起虐杀案,人们可以看到这个魔窟中肆无忌惮虐杀好人的罪恶。

天津市红桥区法轮功学员肖树青曾先后在双口劳教所、青泊洼劳教所、板桥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发表在明慧网的《天津法轮功学员肖树青在劳教所遭迫害经历》一文,记载了他长年遭受迫害的实际情况。他曾亲眼目睹三起恶徒虐杀好人的恶性案件。他这样自述:

“因狱警用警戒具折磨法轮功学员,致使多人被打残、打伤,法轮功学员陈宝亮制止犯人打人,没想到这些恶人要对他下黑手。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教导员曾志红和队长打人后,把一吸毒犯叫到办公室后,吸毒犯吴国亮出来领了一卷胶带,晚上用胶带缠陈宝亮的嘴,令他几乎窒息。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吴国亮手举着一个四寸见方的桌子腿,上面还钉好了自行车轮带,向陈宝亮的背后狠狠地打去,陈宝亮‘吭’地一声倒地没了动静。恶警曾志红指挥着人把陈宝亮抬下楼,听到吴国亮用那杀人的武器一边敲着楼梯的铁栏杆,一边叫嚣地说;‘看谁还敢发横!’‘叫你知道我的厉害!’隔了一会,医生上来给陈宝亮打针后就走了,恶警孟招弟给教导员打电话,说陈宝亮不行了。管教科的郑玉红派来车,将陈宝亮遗体抬上车,假装上医院,溜一圈说死在路上了。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问他,他又抡起那个杀人武器打向法轮功学员冉金波,冉金波躲闪时倒在地上,他又第二棍子打他,他的肩背的瘀血三个月没好。吴国亮打人时有一个老爷子说;‘别打人啊,有话好好说。’他又打向老人,老人只好躲着跑,绕过墙看到窗户上恶警队长郑玉红翘着腿坐在那里说;‘别逗楞着,别逗楞着!’那意思是让吴国亮着实地往死里打人。老人手指着恶警说:‘你呀,你呀,你呀!’郑玉红终于藏不住的凶光露出来了:‘给我打!’吴国亮的棒子一闪,老人应声倒地,郑玉红说:‘打他,把他嘴缠上,手脚都缠好了,抬到车间去。’吴国亮一边骂一边走,到了地方把老人往地上一扔,吴国亮跳起双脚往老人头上一跺,老人就死了。恶警郑玉红说:‘抬走!’”

我们不知道这位仗义执言的老人是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他为法轮功学员鸣不平的正义行为却感动天地。一个吸毒犯何以如此无法无天?恶警队长郑玉红的表现足以说明一切。

这两起虐杀案发生在双口劳教所。我们再看一看肖树青在板桥劳教所见到的另一起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恶性案件。他说:“法轮功学员唐坚,三十多岁。原天津市第六十六中学优秀教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抗议绝食时被恶警和包夹所害。包夹丁坤在厕所的污水池中涮给唐坚灌食的大针管,我问他怎么在这里涮?他说:‘我把这个管子加长了半尺,每次给他插时我把他胃插烂了,再用这个脏水一弄让他的伤好不了。’有一次,我看到他们把唐坚倒控着往厕所里的一个装满脏水的荷花缸里插,唐坚的腿蹬嗒,他们就拿扫把打他的裆部,唐坚一痛就被动的喝水了,一会人就死过去了,然后,看到他们窃窃私语,把厕所的风扇打开吹他,他们人都躲在走廊,一会从小窗口看看唐坚醒过来没有。

“大约六月七日,我上厕所时看到了放唐坚走的过程。他父亲接他来了,他跟在后面一步一步地挪着,步履艰难的像个老人,走着走着他想吐痰,他转身到痰盂时面正向着我。当我看到他已经脱像了的身体,心酸的无以言表。看到他微微喘息着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慢慢地抬手搽拭始终达不到嘴唇。恶警把他弄到医院检查时,他们问医生他的胃烂到什么程度了。他们不是想给他治,而是不想让他死在劳教队,见到大夫说:‘活不了了!’他们才放人,让家人承担后事的费用。

“六月十六日返回消息,唐坚回家后不吃也不喝,第六天离世。”

唐坚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可是谁能说他不是被劳教所虐杀的呢?他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连用手搽拭自己的嘴唇都够不着了,是在医生判断“活不了了”的情况下才将他释放的,目的是为了让家人承担丧事的费用以及避免可能带来的麻烦。

我们只能说,这是肖树青自己一人所见到的虐杀案,这也只是在他在劳教所期间所见到的而已。他没见到的呢?长达十多年的迫害,遍布全国的劳教所、监狱、看守所,以及形形色色的洗脑班、黑监狱里,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该有多少?中共的罪恶又哪能是文字所能承载的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